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和挂牌 >

那些被PUA侵害过的女孩

更新时间:2018-12-03

他有展露过切实的一面,是在联系方式的转换上,那时候他们从陌陌加到QQ。在QQ上,他的打号召语句就变成了“美女”。美女?这么轻佻的语气不像是以前意识的人,她觉得很不自在,那个稳重的男生仿佛换了一个人。不过,她很快摁下了疑虑,只怪是乱评判人的性格作怪。

2014年初,第三次,她不管了,心想着只认识与工作相关的人,其余一律不理。

自2017年底,陆续有媒体开始戳穿PUA组织的运作“底细”后,才有了很多人的恍然大悟,原来那段浑身过错劲的感情,不是自己的猜度跟痴心妄图,是被如此这般生产出来的。

教室门口,他们第一次碰面。对方冲她微微一笑,吴茗发现是位只比自己年长两岁的斯文男生。在此之前他们有偶尔的线上交流,已经给她留下了踏实、有上进心的印象。好感萌生。

有时候后遗症会表现为连续的噩梦,或者是轻生的念头,有时候是异样的敏感——面对来者,第一时间便触发保护和猜疑机制。

这不是一段畸形的情感阅历,而是能够批量出产和复制的物理反应,你以为遇到了恋情,真实 未审是被精准测量出的骗局,每一步都经过设计。设局者或者可以全身而退,而另一方则如陷泥潭。

和刚相识时的好感度相差太大,让她总是会一直回想起最初。那是在2014年11月,吴茗所在的兼职公司举办线下交换会。

也是踏实。在北京工作的修图师徐倾本来可能避开意识李杰的机会,因为他本是在陌陌上的陌生人。这个评估不一的社交软件,她曾经下载过两次,都因为上面泥沙俱下,让她厌恶。

一开始,在南宁读大学的吴茗不想太多。她只是偶尔会猜忌,男友对本人似乎变得冷淡了。

这不过是PUA里的“自然流”,和当初大众所普遍熟知的依靠虚夸友人圈来吸引异性不同,“好学者”会将此发展为更不着痕迹的吸引技巧。

终场白礼貌、严肃,甚至一开端的谈话都是很正经的,因为他们探讨了很多对“人生的问题”,比喻工作情况,还有伴侣的决定动向,她不知道这是摸底和试探,只是从心底里信赖,这是和她价值观很合乎的人。

李杰不是这样的无关人士。他的友人圈显示出这是她认可的专业人士迹象,也是爱好摄影、修图,全国各地出差,每到一个地方,都会分享当地的特色美食。这是对方建立的“人设”。

不到一个月,李杰已经开始清楚要追求她,不过是以一种强势、不置可否的方法。第一次表白,徐倾不允许,“我不爱你”;对方没有气馁,“你会爱上我的”。还有,当李杰获悉她从老家养伤回京后,名正言顺地质问,“为什么不接洽我?”这样的语气,让徐倾认为错在自己,“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”

只由于她们都是PUA的“受害者”。当这门与异性接触的技巧被泛滥为操纵跟欺骗的技能,人性的负面便被放到最大。

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光里,对生疏人她都怀着敌意,恐惧对方的套路,本能质疑“他是不是PUA的人”。

防守、进攻

标签 吴茗 李杰 男友 经历 受害者

偌大的广西大学校园里,要找到举行活动的多媒体教室并不容易。她没有方向感,找不到路的时候就会急躁蹬脚,不外电话那头、比她层级更高的区域经理却没有不耐烦,始终远程给她指路。